上星期終於去拔智齒(拖了很多年不敢去拔),結果就像我事前想的一樣恐怖,甚至更恐怖...

照了牙齒的X光,打了麻醉劑,拔了一陣子,醫生說要先把牙齒分解再挖出來,聽起來不太妙,繼續死命地拔,我覺得很害怕,我一直聽到旁邊幫忙的死胖子護士跟醫生說,真的是根深蒂固...,雖然那時又委屈又害怕,但是如果可以的話,我很想坐起身來,賞她一拳,叫她閉嘴...

死胖子護士一直在我耳邊重複的那句「真的是根深蒂固...」,就像魔咒一般,醫生拔地滿頭大汗,牙依然固守崗位,拔到忘我處,開始覺得醫生已經有點忘記這是一顆有生命的人頭,他只想把牙齒弄出來,不時鉗子還會夾到我的嘴唇,我只得唉一聲,讓他知道我還是有知覺的...當時覺得「任人宰割」大概就是這種狀況吧!

真的是無計可施了,醫生要我再去照一次X光,我簡直快哭了,臉色很難看,護士見狀跟我解釋說:因為牙齒長橫的(果然是蠻橫不講理的牙...),所以非常難拔,我難過地什麼都不想說了。重新躺回去,醫生繼續努力不懈,我只得想辦法轉移自己的注意力,盡量減輕自己的恐懼,我開始祈禱...祈求神明...

仍然徒勞無功,我聽到他們說要請院長拔...,我咬著紗布滿嘴是血,走到地下樓等候,之後又幫我照了一次360度的X光,然後重新躺回,現在換院長操刀,我聽到院長說要拿刀片,然後又補打一針麻醉劑,他們拿了面罩蓋住我的臉只露出嘴巴,感覺面罩上擺了一些工具,我祈禱院長技術會比較好...

花了一番功夫,倔強的牙齒終於投降了,院長開始縫合傷口,一針又一針,感覺他一直在把線拉緊,共縫了四針,上樓之後又打了消炎針,然後我才帶著藥與備受折騰有點合不起來的嘴巴回家,慶幸自己經過漫長的兩小時,終於從診所逃出來了...

隔天左半邊的臉就如預期地腫起來了,本來像含糖果後來變成小饅頭,所以除了吃藥,又連著兩天回診所打消炎針,每天腫著臉,嘴巴張不開,只能吃流質的東西(把飯菜用果汁機打來喝)。前天回診所拆線,今天終於有恢復的差不多的感覺,我想我應該不會再走進那家診所了...也不想再聽到「根深蒂固」這個可怕的成語了... 


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