過年後的一通電話,我決定回前公司上班半年,幾乎不需特別考慮,因為需要錢。唯一有些許疑慮的是衣服,回家翻出之前上班的衣服及鞋子,天啊!這都是六年前的回憶…心情好複雜。

現在白天手握的是滑鼠,眼睛盯著螢幕,打電話也要做諮詢,要講比做金工時更多更多…的話,事實上,做金工完全不需開口,有的也只是心中的自說自話。還有有跟的鞋子也很要人命,但我都可以忍,算著做完這半年可以存的錢,心想這就是人生啊!

那天六點後仍留在公司打電話,另一部門的同事過來說要設計一款酷卡做行銷,那照片好吸引我,然後決定接下回家完稿,當然必須是另外付費,不過離開公司時九點,回家做完兩款初稿,躺在床上已經接近兩點了。

其實心中還惦記著要找出時間進工作室,把寄賣點的訂做項鍊完成,當然就是週末的工作了,這就變成一種調整轉換心情的差事,畢竟拿著熟悉的工具,只需專注在手中的東西,一頭栽進去,沒什麼錯綜複雜,比辦公室工作愉快多了!

全職且常需加班的工作、平面設計的外快差事、心中惦記著且最在意的金工,在這一週同時做著,因為性質、方式、價值的不同,讓我真切思考著還不確定是甚麼的某種奇妙感覺……


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