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Pinkoi設計館

目前日期文章:201404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幾年前這本書出版時,令人驚豔現今覺得真實無比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自由並不是擺脫一切束縛的姿態,而是面對束縛、展開行動的實踐能力,能夠在各種關係中游刃有餘,將它們重組或是打理一番。

聰明才智不應該被用在適應社會上,否則這種聰明,也只是奴隸的聰明

-這個時代最了不起的地方,就是充滿了怎麼想也想不到的各種怪誕的情況。可是,媒體卻只會營造一種義不容辭的憤怒情緒,故意把這些本來很好笑的新聞處理得讓人笑不出來。

-國家權力長期進行著兇猛的個體化工程,從最年輕的時候就將人們予以評比、分類、規訓、隔絕,憑著一股衝動將所有超出掌控的團結組織全部搗碎,只剩下幻影般的公民身分。

-今天,工作與其說是為了生產以滿足需求,還不如說是為了生產生產者和消費者。工作本身並不恐怖,恐怖的是它有效地在幾個世紀之內消滅了工作之外的一切,工作的秩序就是唯一的世界秩序。

-經濟並沒有陷入危機,經濟本身就是危機;就業機會並沒有萎縮,而是工作量太大;令人喘不過氣的,不是經濟危機,而是經濟成長。我們都是經濟的產物,一代又一代地被馴服、被改造成自動生產又樂於消費的主體。經濟是一種政治。

-災難也許和我們息息相關,可是與我無關。這才是真正的災難。

-持續等待下去是一種瘋狂。不再等待,這是某種進入革命邏輯的方法。這是在我們統治者的聲音中,重新去聽見恐懼發出的輕微震顫-恐懼從未離他們而去。政府從來都以萬千託辭去推遲你加入人群的時刻,而他們的行為從來都只有一種目的,就是為了不要失去對人民的控制。

我們從一個極端孤立的點出發,極端的無奈。一切都等著透過革命程序來建立。一切似乎都比革命更有可能發生,但是,沒有什麼比革命更加必要。

 

《革命將至》隱形委員會


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  • Apr 15 Tue 2014 12:49
  • 話語

話語  

原本以為整理好的情緒,在一句沒有預期會出現的話語裡,又亂了可以當作沒聽見嗎

晚上迫不急待把自己丟床上,要怎麼哭都沒關係,那種不能大聲的痛哭,會讓鼻子完全塞住,然後因為呼吸困難很難過,就沒辦法哭太久,然後看到洗好在大太陽底下曬過,方正疊好的小毛毯在角落,忍不住過去抱住它,讓人覺得安心的舒服,它可以撐得住,不會有不奈、尷尬或多餘的話語。

早上醒來覺得好多了,可以一切如常,確定是一個舒服的天氣,沒甚麼好抱怨的。


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DSC05629  

好天氣的早上如果早一點進工作室,打開房門就可以看到,溫柔陽光投射在空無一人的椅子上,那光束在椅子下方的白色地磚上圈出橢圓的亮點,有時就靜靜看著這光束幾秒,那像預告著即將發生什麼的場景,也的確是有事情發生,光線會慢慢移動退去。不過已經好一陣子沒看到這光束,不是天氣過於陰鬱就是本人到的時間過晚。

白色透光的大盒子,這用來形容原本剛租的工作室算是貼切,但現在盒子內繁衍出更多大大小小的盒子,裝著重要、用的到或總有一天會用到的東西,因為意識到有些盒子裡裝什麼已不復記憶,覺得是該控制一下繁衍的速度了。

所有的物品都該在洽當的位置,人也是。


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